大家有在医院遇到过诡异的事情吗?

地下室惊魂2113/别往角落看 The Forgotten (1973) (别名: Don't Look in the Basement)一个小型5261精神病厅御院,只有两个医生、4102一个护袜伏裂士,还有七、八个病1653人。开场院长医生和护士被杀,几天后一个年轻护士来报到,说是院长医生聘请的。 不久护士发现那告闭个医生是病人假冒的.....www.shufadashi.com防采集。

大家有在医院遇到过诡异的事情吗?昨晚居然发生在我身上了,一晚上不敢睡,就是想不通,这么诡异的事情怎么就发生在我身上??事情是这样的的:昨晚我老公出了点小意外,半夜两点左右我赶到医院去找他,办好手续交了钱就在一楼照的CT,十分钟之后我们又坐电梯上二楼照B超,上去的时候只看见一个男士坐在走廊中间玩手机(等他老婆照B超)我跟我老公走到一边说话,过了几分钟男士的老婆照完B超就出来了,然后轮到我老公进去B超室,之后就留我一个人在走廊,我走到刚才那位男士坐过的凳子坐了下来,然后找我姐姐微信聊天(因为我姐也是习惯了晚睡)我就坐在B超室门口的中间,我后面就是电梯门口,再旁边就是楼梯安全通道,通道那扇门是关闭的,可是在我发语音给我姐的时候我听到了那道门被人反复推拉的声音,因为夜深人静,推拉声音非常的清晰,我反复确认肯定是没有人在的,但那道门真实在打开又关闭,不停的重复,我当时害怕得快要停止呼吸了,马上给我姐打电话过去,我姐安慰了我两句我老公跟医生就走出来了,但那一刹那:门的推拉声消失了,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害怕的告诉了我老公,我老公说医院都是这样的,没事!我到现在都感觉自己要疯掉,太恐怖了??

诡异的事情在医院肯定少不了,因为医院死人是常有的事,因此,出现诡异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诡事缠身,老公不是人

先说说我母亲住院期间发生的事,我母亲患胆结石住院,有二十多天吧,在住院十多天的一晚上,别人都入睡了,可母亲怎么也睡不着,一抬头,看到天花板上有个女人头,在朝母亲吐舌头,我母亲也没害怕,也盯着那个女人头看,可那女人头还是依旧朝着母亲吐舌头,这是母亲第二天告诉我的。

生活在线近几日连续报道的可怜女人---何严,通过这几日生活在线的关注调查,事情的大概基本已经理清楚了。 起初,[b]汪方华死命的主动的追何严,当时的何严是位漂亮的厂花,但有轻微智障。汪方华事前非常清楚! 婚姻期间的事情暂不清楚,但何严

到了第二天晚上,还是那个时间,我也不睡觉了,就跟母亲说,一会儿如果再看到那个东西告诉我一声。大概到后半夜一点多的时候,母亲说那个女人头又出现了,我告诉母亲,我来赶走它,其实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就是念南无阿弥陀佛??????,念了有十多句的时候,母亲说那个女人头没有了。

安徽郎溪县女护士在自己医院的陈副院长家的楼顶离奇死亡,据安徽郎溪县女护士的表弟说,自己的表姐生前留下了一封遗书,上边写到,“我这次真的扛不下来了,对不起妈妈,从打胎那段时间里,陈(某)他无数次的欺骗我,我太爱他,也太恨他了

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那东西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看不到,只有母亲能看到,是因病人太虚了出现了幻觉吗,那就不得而知了,大家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呢,分享一下好吗。

医院的病历在这个案子中作用不大 你有疑问要在火化前进行法医鉴定 没有这个鉴定的起诉,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而且,你说的话误导别人, 在看守所内死亡的话,看守所脱不开关系。 但是你说了,曾经抢救,说明是在医院死亡的。那么,只能说,他在看守

医院里应该是挺邪门的,我也经历过。

其实对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来说,自杀还是他杀,这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我知道三毛在生前过得并不是很好。曾经爱过她和被她爱过的人都一个个远离她而去,所以她的生活过得没有那么的光彩亮丽。 三毛是台湾著名的作家和旅行家。她曾经去西班牙

我妈住院时,清明节医生都放假,就一个住院医,然后,十点多以后,我妈就开始折腾了,反正就是不舒服,哪里都不舒服,心电图啥的都上了,也检查不出来问题,把住院的阿姨都吓跑了,去*站睡了。

闹到最后,连我和我爸都不认识了,要下跪,是我爸让他回家,最后我爸实在没办法了,使劲的掐了我妈的人中,然后她就好了,很疑惑的问我们怎么不睡觉,然后她躺下就睡了,好像啥事都没发生。

要不是那天是清明节,医生都放假,我妈又平时都特别好,没一点不正常的表现,我也不会往那方面想。

人少的医院真的就会出怪事。

说个我的经历,今年5月份妈妈住院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大概凌晨1点左右,我朦朦胧胧的感觉口特干想喝水,还没起来在床上就听到走廊上有铁链响动声,一路从走廊尽头经过我们病房向着*站那边去了 ,大概过了4、5分钟铁链响动声又从*站那边响着经过我们的门外向走廊尽头消失了。第一听到铁链声的时候我以为是有*或抢救室大间没厕所的病人家属去走廊尽头的公共厕所解手,铁链的声音我以为是人身上带的钥匙走路发出的声音,第二次听到铁链声我已经完全清醒了,听得很清楚,没有脚步声只有铁链声,我开始心里有点怕怕的,在床上看了看我们这间病房的病人和家属都睡得沉沉的,就在床上拖着没敢起床。又过了几分钟,我又听到有铁链声从走廊尽头响起,这次我很仔细的听,没有脚步声,只有铁链声,这一次铁链声过去之后过了很久都没有再回来,我实在忍不住了,才起来喝了水,然后看了一下时间是凌晨1.30。第二天8点过,就看到*站围着一堆人,原来是有一个老大爷的家属们在忙着给老大爷办出院,老大爷戴着氧气,快不行了,他的家属们要快点把他带回家,不然怕还没到家就断气了。妈妈是个老病号经常住院,每次都是我在医院护理她,医院经常有病人去世,有一次和我妈妈邻床的有个阿姨半夜去世我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这一次却听到了。后来我问走廊上陪护的病人家属他们有没有听到铁链声,他们都说睡着了,没听见。

去年,我爸爸住院,晚上一点多,我趴着打盹,妹妹上厕所回来,说有一病房有个女人哭的非常伤心,要和我去看看,本来我胆子非常小,半夜三更不会去的,可当时真是鬼迷心窍了,和妹妹悄悄到拐角看,医生咤我们回去,往回走时,我双腿像灌了铅,身体发软,病房几步路都走不回去了。到病:房趴到床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妹妹使劲摇我:爸爸手抖了,赶紧爬起来,爸爸抖的己经不能控制了。医生用了各种办法,爸爸还是走了。唉,如果当时能够清醒一点,不要去看,是不是爸爸就不会走?没有如果啊。爸爸,你在天堂一定要幸福。

第一件诡异的事

也许是巧合,但还是有些感触……

本科的候,实习于人民医院急诊。

大抢一位老年女性患者快不行了,我推心电图机到患者床旁等待,准备做最后一张心电图(就是一条直线的,开具死亡证明证明患者死亡的),心电监护上呼吸已经没了,一般情况下不用等太长时间就拉直线了…那次我站了很久,心电一直间断的有信号……

大概15分钟的样子,主班的老师过来拍了拍我说:先“回去吧(回诊台),估计等人儿呢…… ”转身和家属交代了一下心电平了的话叫一下我们大夫后就带我回诊台了。

大概又过了10多分钟,大抢的门被一位中年男子推开,他朝家属围着的病床小跑过去。

主班老师说了句:“嗯,(等的人)估计来了,你过去吧”

那位先生半跪在床边,伏在病人的身上,哭着喊了一声“妈……”

我亲眼目睹,语音方落,患者的心电图马上一条直线……

当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随之一种莫名的感动,鼻子一酸……

主班老师过来看了我一眼淡定的说

“做图吧”

第二件诡异的事

同一病房的两个病人,一个肺癌晚期病情重,一个只是慢支肺气肿基本没什么大碍。肺癌晚期病人本来已经不进食,处于嗜睡状态,我们都觉得他可能很快就要死亡,病危也交代了。然后有天慢支病人忽然不省人事,生命体征都平稳,赶紧查血气又请神内会诊,正忙着的时候肺癌病人不行了,急忙去抢救,然后抢救无效死亡。肺癌病人死亡以后,慢支病人居然醒来了,第一句话就是:他们叫错人了……叫……错……人……了

毛骨悚然…………………………

第三件诡异的事

医硕在读,前段时间转心内,一个老太太,快八十,没啥大毛病就是不愿意出院,每天查房都说在家能看到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描述的栩栩如生,听的背后发凉。但最让老太太在意的不是能看见这些东西,而是:我交的暖气费你们凭啥来我家蹭暖气???

第四件诡异的事

记得那年支援120,做了一段时间院前,我这里120和医院是分开的,那段时间,120的急救医生人手不够,于是乎,各大单位就把我们这些年轻的血液怼到120车里了!在120急救的那段日子,给我的唯一感觉就是,真正的急救不是很多,多的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比如,两口子吵架,老婆装晕厥,路面上发生交通事故,肇事者装晕厥,这些段子层出不穷的,我一直都以为我支援的这两个月就会这样的平淡过去,就在我120生涯还有半个月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我现在都感觉毛骨悚然的事……

那天,大概是晚上6点左右,我们接到市民的报警电话,大概是他家邻居发生了血案,我们还猜测是一定是两口子打架,一方捅了另一方的桥段,但等我们到了以后,居然发现有两台110车也停在那里,坐在车里的我,就感觉事情有点不妙了,我们跳下车拿着急救箱往楼上跑,那个门是敞开的,地面上全都是血,有一个大概40多岁的中年女人躺着地上*着,一大波一大波的鲜血从颈动脉喷射而出……我们赶紧飞过去处置,颈动脉破裂真的是很可怕,反正没活,我和*姐姐身上,脸上全都是血,还好穿着急救中心的工作服,如果是白大褂得吓死几个人了!这个屋子里,除了割颈动脉自杀的,还有两个被割了颈动脉暴毙的女人……那满屋子血,不夸张的说,都要聚集成河流了,我们要抬病人回医院的时候,法医也赶到了,后来的事我就是听当天出警的110给我们讲的,原来,自杀这人是大老婆,那两个死了的女人,一个是他男人的情人,一个是他情人的女儿,这里也就是他男人情人的家,她杀了两个人以后,倍感压力,选择了自杀,但在划破颈动脉的那一刻后悔了,于是,敲了邻居家的门,这件事情当时在我们那很轰动,我妈还和我讲,我说,你可别讲了,你姑娘就在现场抢救病人呢。

第五件诡异的事

这是一个主任给我讲的,我们这里的儿童医院,在过去还是不允许家属陪护的,因此病房里只有患儿和大夫*,为了防止小孩子从床上跌落,床边都围着很高的栏杆,栏杆的间隔也很紧密,一般的小孩子都不能自己爬出来。有一天晚上,大夫值班转病房的时候发现一个3岁左右的小孩站在了床外面的地上,就把*也叫过来,发现床的栏杆也没有坏或者放下来,就问她是怎么下来的,她说是一个红衣服的姐姐把她抱出来的,再让她仔细描述一下,发现和病房里一个大点儿的女孩特征基本一样,那个女孩是前几天因为白血病刚刚去逝的。

小姨阑尾炎住院的时候,医院给她安排的病床,每天晚上只要她一睡着就一个老太太来喊她让开,这是她的床不要小姨睡,不姨也是个厉害人硬是在那张床上住到出院了才走,所以说鬼也怕狠人咯。

医院本来就是个阴气很重的地方,因为时常有人在那里去世,去年在医院发生的一件事情,可把我吓得不轻,从那以后不管是我还是孩子生病,我都会叫上一个家里人陪我去医院。

去年清明那几天我外公病得很重,在医院住院,要是需要大家一起轮流陪护。有一天晚上就到我和表姐陪夜的时候,我外公一直朝着门的方向说来了,来了,我们看了看确定外面没人,把我们吓得不轻。

第二天晚上依旧如此,我表哥问我外公:“爷爷,你说谁来了?外面一个人都没有呢。”

我外公一句话都没有回答我表哥,后面我们跟我舅舅他们说了这事,家里人都觉得估计是我外公时日不多了,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这次又病得很重,然后外公一连几天都在说胡话。

在外公去世的头一天晚上,他又说胡话了,后面大家问他到底谁来了,他说外婆来接他了。过了一个多钟以后,我舅舅见我外公一动不动的,去摇外公,可是无论怎么摇外公都没醒,一摸鼻子,已经没气了。

后面叫医生过来检查,医生看了看说已经没有抢救的意义了。因为外公的年纪很大,加上又病了那么久,一直都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其实挺痛苦的,其实外公走也是一种解脱。

后面我们直接请了车把外公的遗体拉回了家,因为我们那里还在土葬,所谓落叶归根嘛。

不知道大家经历过有没有住院时病人太多,病床不够用的情况。前年暑假时爷爷去市医院看腿,在那里住了差不多一星期,我和奶奶陪着。因为病人太多,奶奶和爷爷一个床,第一天晚上我在住院楼里逛逛歇歇到半夜才在我们那楼层*站旁边找到一个空床,也没脱鞋就直接掀起被子睡了起来。

估计是第一次在医院睡觉,我四五点就醒了,醒来的时候周围都是静悄悄的,大灯全都关上只剩小灯,旁边*站里两个*也趴在桌子上睡觉。人有三急,想上厕所,*站在楼层西边,厕所在楼层东边靠近电梯的位置。没办法,虽然胆子小,但看走廊里睡得都是人,所以也是准备去上个厕所回来继续睡。

不过站起来没走几步,就感觉后面有人在看我,回过头什么也没有,所有人都在睡觉。只好掏出手机漫无目的地边刷头条边往厕所走。进厕所小解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开门声和走路声,我想着应该是病房里有人出来了。就想趁着有人的时候快点回到*站那里,于是手也没怎么洗就快步走了出去,结果走廊里还是昏昏暗暗的,所有人都在睡觉,走路声也消失了。当时我就头皮发麻,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站那里,大被蒙过头,只把一双鞋子露在外边,躲在里面看小说,最后迷迷瞪瞪睡着了。

然后第二天去医院外面花十五块钱买了一个小凉席,就是上面有各种动物的图案和名称,让小孩子躺上去玩的那种。接下来的几天就在爷爷奶奶病床边的墙角里打地铺。那里是在楼层的尽头,有一块地方凹进去,是一个医生的办公室,白天他上班,晚上我就把凉席伸在墙角睡觉,倒也是挺有安全感的。

我在2016年遇到亲眼所见的事,我一个亲戚,他爸爸去世头七烧纸,他把手机给我,让我帮他录像烧纸过程,我录像完后,我随手就把手机放在旁边,我也去烧纸,等我们烧完了,我们一起出来走到门口,他拿出手机,想看刚才我帮他录得怎么样,谁知他手机死机了,怎么弄都打不开,我们互相面面相视,当心里觉得发毛,等我们走远了,到了地铁站,还是打不开,没办法我跟他说;你把电池拿出来吧!他从新安上才没事。

不是说我迷信,我也相信科学,但是在医院发生过诡异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我自己没有亲身经历,但是我一些亲人和朋友在他们住院的时候,就有遇到过无法解释的事情。

我就随便讲一个例子吧,我的一个姨妈,她有一次胃出血住院的时候,因为疼痛晚上睡不着。然后她就看到病房窗户有一些黑影爬进来,就像那些彪形大汉的那种身影,但是她无法看清面目,又动不了,只能眼睛看着。想跑都跑不了,想叫也叫不出来,吓得她一身冷汗。

还有一些朋友也有说过,说医院里面经常会发生一些很奇怪的事情。比如晚上可以看到一些在医院里面去世的人,还有医院里面经常会发出一些不明来历的声音,很怪异。

不过这些都是我听来的,不知道各大网友有没有在医院做事的,出来说一下,澄清一下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

《午夜心跳》是由张加贝执导,赵犇、于传松编剧的一部惊悚恐怖电影,任达华、吴镇宇、姚笛、李念、杨渝渝等参加演出。追问对不起不是这一部,那一部不怎么出名 但是揭露了某些医院的现实的丑陋,我记得最后片尾讲述的是这个所谓的“男护士”其实就是那场手术中的助理医生,因为他心里对那场手术过意不去自己才分裂成了另一个人成为这个“男护士”,揭露整件事情,片子本来不怎么好,但是揭露了现实,我想将这个故事稍微变一点点在学校开学的时候表演,想重温一遍,忘记片名了内容来自www.shufadashi.com请勿采集。

声明:本网内容旨在传播知识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文字及图片版权归原网站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