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Sanders介绍 了解ScottSanders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我迟迟未能理解女人的深切苦楚,因为我小时候曾羡慕过她们。上大学之前,我62616964757a686964616fe58685e5aeb931333332623936所认识的对艺术、音乐或文学感兴趣的人,爱读书的人,看上去优雅自在、安闲自得的人,统统都是做母亲和做女儿的。像男人一样,女人也为钱发愁,也省吃俭用,凑合度日。但是,如果家里断了收入,问题并非出在她们身上。她们也用不着去打仗,这在我看来是一桩幸事。跟做父亲的那种狭窄、紧张的生活相比,我觉得做母亲的日子过得比较宽松自在。她们上邻居家串门,去城里买东西,到学校、图书馆、教堂跑跑腿儿。当然,我若是对她们的生活观察得敏锐一些,就不会那么羡慕她们了。我命中注定不是女人,因而更容易发现女人悠闲的一面。她们很少有人外出做工,即使有去做工的,也是做些诸如文书和女招待之类的出力不讨好的差事。那时候,我还意识不到家会多像一座监狱,因为在我看来,家比哪座工厂都要亮堂美观。我没有认识到——因为人们从不谈论这类事情——女人经常遭受男人的欺凌。我倒了解被遗弃的妻子、单身母亲和寡妇们多么可怜,可我还知道孤身男人也可怜。即使在那时,我已懂得做母亲的整天照料孩子有多么艰辛。不过,我身为一个男孩,假若有人问我愿意看孩子还是愿意看机器,我想我是会选择看孩子的。(如今我两样事都做过了,我知道我会选择看孩子。)    因此,当大学里的女士指责我和其他男人垄断了人间的欢乐时,我感到困惑不解。我想,生长在贫困乡村、矿区、黑人贫民窟、讲西班牙语居民的聚集区、工厂附近、第三世界国家的其他男生(以及女生),也同样感到有些困惑不解——因为但凡在这样的地方,男人的命运和女人的一样凄怆和悲凉。做苦工,当炮灰。我现在认识到,这样的身世由来已久, 使男人受尽了重重压榨,千代万载被压在社会的底层。我在儿时从几乎所有男人的生活里所见到的种种苦难,如今从许多男人的生活里依然能够看到——劳命伤体的苦作,单调乏味的生活,因为无能为力而抬不起头,却又不得不顽强地撑下去,为了生存和立身之地而抗争。   我在大学里遇见的女人考虑男人的乐趣和特权时,心里想到的并不是我童年时代认识的那类男人。她们想到的是她们的父亲,那些银行家、医生、建筑师、股票经纪人,那些大城市里的大亨。这些人乘坐火车去上班,或者开着比我小时候住过的哪座房子都值钱的小汽车。从早到晚,都有妻子、护士、秘书这样的女帮手服侍他们。他们从不会被人解雇,从不会在月底缺钱花,从不用排队领救济金。这些人作出重大决策,管理着这个世界。    这些人的女儿想要分享这种权力,这般荣耀。不然我也想。她们渴望能主宰自己的未来,找到能充分施展自己才干的工作,获得过上平静、安宁、完满的生活的权利。是的,我想正是如此。我和这些女儿们的分歧在于:由于性别的缘故,她们认为我生来注定要成为她们父亲那样的人,因而也成为妨碍她们实现自己愿望的敌人。然而,我心里清楚。无论在事实上,还是在感情上,我都不是她们的敌人,而是她们的盟友。假如当时我知道如何向她们说明这一点,她们会相信我吗?她们现在会相信我吗?www.shufadashi.com*�ɼ*�

Beauty by Scott Sanders ,求译文

答:斯科特·桑德斯美

求翻译Women and Men 作者Scott Russel Sanders

答:我迟迟未能理解女人的深切苦楚,因为我小时候曾羡慕过她们。上大学之前,我所认识的对艺术、音乐或文学感兴趣的人,爱读书的人,看上去优雅自在、安闲自得的人,统统都是做母亲和做女儿的。像男人一样,女人也为钱发愁,也省吃俭用,凑合度日。...

展开全部斯科特·桑德斯美*展开全部斯科特·桑德斯美*展开全部你看这bai个du网页有zhi没有dao给你帮内助:容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17b020100ilvn.html追问谢谢本回答被提问者采纳*www.shufadashi.com*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