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兆奎介绍 了解高兆奎的详细内容

www.shufadashi.com*�ɼ*�

甘肃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副局长

高兆奎,男,汉族,1957年11月出生,甘肃靖远人,研究生学历,理学硕士,正高级工程师,中共党员。1979年9月西安地质学院地质勘查专业学习。

工作履历

“血涌沸而扑”,却始终没有弯下膝盖。 另一位吴中义军领袖孙兆奎的表现则令人拍案叫绝。他差点没把“贰臣”洪承畴活活羞死。洪承畴是早期降清官员中职位最高也名气

1983年7月省地质矿产局区域地质测量队工作。1985年9月西安地质学院地质勘查系岩石学专业学习。1988年7月省有色地质研究所地质调查室助理工程师。1990年2月省有色地质研究所地质调查室主任、工程师。1993年2月省有色地质研究所副总工程师。1996年11月省有色地质研究所总工程师。1996年10月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副总工程师。2005年4月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副总工程师、地质处处长。2005年6月至今甘肃省有色金属地质勘查局副局长、党委委员。

人才",又能给自己脸上贴"慈德"金粉。 南京旧朝堂上,洪承畴高坐,喝问 他被押南京后,也是洪承畴主审。面对拖着条“猪尾巴”的清朝“总督”,孙兆奎轻蔑地

春江花月夜    唐·张若虚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 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之所以被人誉为“孤篇压全唐”,跟下面两位学者的评论有关。清末学者王闿运评其曰:“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用《西洲》格调,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李贺、商隐,挹其鲜润;宋词、元诗,尽其支流。宫体之巨澜也。”后人经常引用的“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即出自此处。这也是第一次有人承认张若虚在古典诗歌中的地位,而且“大家”这种称呼,将张的地位拔到极高的程度。即:他的诗出于四杰,又出乎于四杰。而近代的闻一多在《宫体诗的自赎》一书中称它为“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闻一多先生的点评后面还有一句:“至于那一百年间梁、陈、隋、唐四代宫廷所遗下的那份最黑暗的罪孽,有了《春江花月夜》这样一首宫体诗,不也就洗净了吗?向前替宫体诗赎清了百年的罪,因此,向后也就和另一个顶峰陈子昂分工合作,清除了盛唐的路,——张若虚的功绩是无从估计的。”其实,王闿运的“孤篇横绝”,不是指横绝整个唐诗,而是相对于齐梁以来流行的宫体诗。而闻一多的“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也是指相对于齐梁隋唐以来的宫体诗。所以,“孤篇压倒全唐”这种说法,其实是对“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及“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的误解和断章取义。当然,事情并非这么简单。程千帆老师认为王闿运和闻一多把《春江花月夜》划入“宫体诗”的范畴,是一种误解。王闿运称张的《春江花月夜》为“宫体诗巨澜”,是没有依据的。其徒弟陈兆奎对这句话的解读为:“奎案:昌谷五言不如七言,义山七言不如五言,一以涩练为奇,一以纤绮为巧,均思自树一帜,然皆原宫体。宫体倡于《艳歌》、《陇西》诸篇。子建、繁钦,大其波澜,梁代父子,始成格律。相沿弥永,久而愈新。以其寄意闺闼,感发易明,故独优于诸格。后之学者,已莫揣其本矣。”如果真是这种认知,那么显然就把爱情诗的源流当作宫体诗的源流,既没有文献根据,也不符合历史事实。闻一多称张的《春江花月夜》是在替“宫体诗赎罪”,程千帆则认为,把宫体诗的“转机”下移到卢、骆、刘、张时代,就把从庾信到杨素、隋炀帝等人的努力给抹杀了,而同时将卢、骆、刘、张之作,划归宫体的范畴,认为他们的作品出现,乃是“宫体诗的自赎”,就更加远于事实了。如果说“宫体诗有自赎”,那么杨广、诸葛颖、张子容等人的诗篇,乃至当时其他诗人,已经早于初唐诸人,开启了诗坛新风。列举几首诗作为论证:01.丽宇芳林对高阁,新妆艳质本倾城。映户凝娇乍不进,出帷含态笑相迎。妖姬脸似花含露,玉树流光照后庭。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陈后主· 《玉树后庭花》02.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夜露含花气,春潭漾月辉。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两妃。——隋炀帝· 杨广·《春江花月夜二首其一》03.花帆度柳浦,结揽隐梅洲。月色含江树,花影拂船楼。——隋·诸葛颖· 《春江花月夜》*www.shufadashi.com*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