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遐介绍 了解赵遐的详细内容

展开全部玫瑰代表爱情白鸽象征和平长城像徴中国熊猫像徴可爱*展开全部http://www.wysyz.com/teacher/ShowArticle.asp?ArticleID=448杨柳: 据《三辅黄图·桥》记载:“霸桥在长安东,跨水作桥。汉人送客到此桥,折柳赠别。”由于“桥”“留”32313133353236313431303231363533e58685e5aeb931333236383461二字谐音,故经常以此暗喻离别,有惜别怀远之意,如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李贺《致酒行》),“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又由于“杨柳”多种于檐前屋后,故常作故乡的象征。如“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州”,抒发了诗人对故乡的无限牵挂.从杨柳自身柳絮飘忽不定的特点,又常被诗人当作遣愁的凭借,如“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 燕子: 燕子因结伴而成为爱情的象征,如“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临江仙>),词人以“燕双飞”这一乐景反衬“人独立”这一哀情,孤独相思之苦油然而生。又由于燕子有眷恋旧巢的习性,故又成为古典诗词表现时事变迁,抒发人事代谢的寄托,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乌衣巷》),坦露了诗人面对今昔变化的无限感慨。流水: 因水具有柔和清冷的特点,故常用水比喻月色之类虽具体可感却难以把握的事物,如“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杜牧《秋夕》),诗人借水的清冷,从侧面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惨命运。又因水的剪切不断、永不停歇与愁绪的无始无终无止无休正好吻合,故诗人又常以水喻愁,如“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问君能又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花红易衰似侬意,水流无限似侬愁”(刘禹锡《竹枝词》),“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等等,都是以流水喻愁思的典范。 月亮:古诗中的月亮往往是思乡的代名词,是相思之情的载体。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甫《月夜忆舍弟》),“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望月怀远》)。明月还常常蕴涵诗人的悲愁,如“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王昌龄《边塞》)的悲壮雄浑。有时明月还蕴涵时空的永恒,如“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李白《把酒问月》),把时间对生命的劫掠和生命在时间面前的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此外,月亮有圆有缺,月圆可喻亲朋相聚,事情结果圆满,月缺可喻亲朋分离,事情不如意,所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宋代吕本中的词《采桑子》即借月亮的这两个特点来喻人事:“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梅花: 迎寒早开,美丽脱俗,诗词中梅花常常是坚忍不拔高风亮节的人格象征,是身陷逆境却勇往直前为理想而拼搏的勇者,是趋绝于世清高隐逸不随波逐流的孤高智者。梅花诗中最著名的莫如林和靖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还有南宋诗人卢梅坡的“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哲理暗蕴,意味深长。它的另一首:“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描绘了诗人踏雪赏梅赋诗的情景,可见诗人的旷远逸致,别有一番高雅情趣。诗人谢枋《武夷山中》诗云:“十年无梦得还家,独立青峰野水涯。天地寂寥山雨歇,几生修得到梅花。”以深山中梅花高洁超尘的形态,象征诗人自己不随俗浮沉的崇高品格。菊花: 菊花清丽淡雅,芳香袭人,而且欺霜傲雪,它艳于百花凋后,不与群芳争列,在诗词中常常是恬然自处,傲然不屈品格的象征。元稹《菊花》:“秋绕舍似陶家,编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后更无花。”则表达了诗人对坚贞,高洁品格的追求。其他如“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郑板桥《寒菊》)。“寂寞东篱湿露华,依前金靥照泥沙“(范成大《重阳后菊花二首》)等诗句,都借菊花寄寓诗人崇高的精神品质,这里的菊花无疑成为诗人一种人格的写照。莲花:又名荷花,芙蓉,芙蕖,菡萏等。由于“莲子”即“怜子”谐音,“怜”意为“爱慕”,“子”,第二人称敬称,“怜子”即爱慕心上人,所以古诗中有不少写莲的诗句,借以表达爱情。如南朝乐府《西洲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虚实相生,语意双关,表达另一个女子对所爱的男子的深长思念何爱情的纯洁。又由于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故被视为处于浊世而仍保持气节的高洁之士的象征。青松:它是耐寒树木,经冬不凋,因此常被看作有刚正节操的象征。李白的《赠书侍御黄裳》:“君学长松,慎勿作桃李。”韦黄裳一向谄媚权贵,李白写诗规劝他,希望他做一个正直的人。三国人刘桢《赠从弟》:“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诗人以此句勉励堂弟要像松柏那样坚贞,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高洁的品质。鸿雁:雁是侯鸟,春秋迁徙。秋天,大雁仿佛奋力飞回故巢,这种情景每每牵动游子的思乡之情,因此诗人常常借大雁抒情,寄寓自己浓浓的乡愁。如“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薛道衡《人日思归》),早在花开之前,就起了归家的念头,但等到雁已北归,人还没有归家。诗含蓄而又婉转。以雁写思的还有“乡心正无限,一雁过南楼”(赵遐《寒塘》),“夜闻归雁生乡思,病人新年感物华”(欧阳修《戏答元珍》)。也有以鸿雁代指书信的,如“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杜甫《天末怀李白》)。“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李清照《一剪梅》)等等。竹子:它虚心,有节,根固,潇洒,挺拔,所以,诗词中多为“坚贞”,“高雅”,“气节”的 象征。诗人常借竹言志,托竹寓情。苏轼在《绿竹筠》中咏道:“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表达了文人士大夫清高脱俗的雅趣。“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竹石》),高度赞扬了竹子不畏逆境,蒸蒸日上的秉性。此外表现高风亮节的,如“自是孔子猷偏爱尔,虚心高节雪霜中”(刘兼《新竹》)。表现顽强生命力的,如“千花百草凋零后,留向纷纷雪里年”(白居易《题李次云窗竹》);表现忠诚的,如“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荫待我归”(钱起《暮春归故乡草堂》)等等。鹧鸪:它在古诗词里有特定的内蕴。它的叫声北老百姓摹拟为“行不得也哥哥”,极容易勾起旅途艰险的联想和满腔的离愁别绪。如“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等。鹧鸪的叫声还可用来婉转劝人不要远行,以此表达思念知群,如“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东风唱鹧鸪”(郑谷《席上贻歌者》),它借所谓“江南客”之不忍唱鹧鸪曲,表达诗人不愿继续游子行的思乡之情。寒蝉:晋人陆云在《寒蝉赋·序》中称赞蝉有五务虚美德:头上有蕤,这是文采;只饮露水,这是清高;不食五谷,这是廉洁;不住窠巢,这是俭朴;应气候守季节,这是信用。蝉常常成为诗人自比清高的载体,而秋蝉命折旦夕,一番秋雨后,蝉儿便剩下几声若断若续的哀鸣了。因此,蝉又成为悲凉的同义词了。柳永的 《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还未直接写别离,“凄凄惨惨戚戚”之感已充塞读者心中,酿造了一种足以触动离愁别绪的气氛。此外,“秋风发微凉,寒蝉鸣我侧”(曹植《赠白马王彪》)表达的也是这样的情思。杜鹃:又名杜宇,子规,蜀鸟。传说蜀王杜宇(即望帝)因水灾被迫让位给他自己的臣子,自己隐居在山林,死后灵魂化为杜鹃。它的叫声被老百姓摹拟为“不如归去”,其声凄惨,因而古诗词中的杜鹃常常凄凉,哀伤的象征。诗人常常用以表达思亲之情,归家之念。如“湘江日暮声凄切,愁杀行人归去船”(吴融《简州归降贺京兆云》),该句意为“傍晚杜鹃的凄切之声,使湘江上尚未归家的游子更加忧愁悲伤,更加归心似箭”。传说杜鹃啼血常用以表现环境之凄凉,如“杜鹃啼血猿哀鸣”(白居易《琵琶行》);也有用其来比喻忠贞的,如“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文天祥《金陵驿》),诗人以此表达对南宋王朝的赤胆忠心和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梧桐:凄凉悲伤的象征。元人徐再思《双调·水仙子·夜雨》:“一声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以梧桐夜落和雨打芭蕉写尽愁思。“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白居易《长恨歌》),秋日冷雨打在梧桐叶,凄苦之情可想而知。其他如“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李清照《声声慢》)等,大体上也是表达这样的情感。 浮云:比喻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李白《送友人》)。梅子的成熟: 比喻少女的怀春,如“倚门回首,还把青梅嗅”(李清照《点绛唇》)。骏马:比喻志向,如“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杜甫《房兵曹胡马诗》)。丁香:指愁思或相思,如“自从南浦别,愁见丁香结”(牛峤《感恩》)。红豆:象征爱情或相思,如“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王维《相思》)。杨花:写离情,如“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苏轼《水龙吟》)。青草:喻离恨,如“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李煜《清平乐》)。雨打芭蕉:写离愁别恨,如“闲愁几许,梦逐芭蕉雨”(葛胜中《点绛唇》)。折梅:写离情,如“折梅逢驿使,寄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陆机《贡范晔》)。春雨:喻愁绪,如“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秦观《浣溪纱》)。长亭、短亭:写离情,如“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李白《菩萨蛮》)。丝麻:喻愁绪,如“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李煜《相见欢》)。大海:喻愁绪,如“诗穷莫写愁如海,酒薄难将梦到多”(赵遐)。西风:写愁绪,如“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醉花阴》)。猿啼:写愁绪,如“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杜甫《登高》)。鸳鸯:喻指恩爱的夫妇,如“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人”(卢照邻《长安古意》)。精卫鸟:喻指相爱而不得不分离的男女,如“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白居易《长恨歌》)。乌鸦:描写荒凉的景色,表现凄清的氛围,因此形象不佳,再加上歌喉不爽,故此。如“枯藤老树昏鸭,小桥流水人家”(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斜阳外,寒鸦点点,流水绕孤村”(秦观《满庭芳》)本篇文章来源于 福建省第一中学校园网 原文链接:http://www.wysyz.com/teacher/ShowArticle.asp?ArticleID=448www.shufadashi.com*�ɼ*�

人物履历

曾任上海市公安局闵行分局科技科科长。

2020年5月,上海市闵行区行政服务中心副主任。

人物任免

2020年4月,拟任闵行区属事业单位副职。[1]

2020年5月6日,经区政府研究决定:赵遐同志任上海市闵行区行政服务中心副主任。[2]

参考资料[1]
[2]

展开全部松、竹、梅、兰、柳、山石、溪流、沙漠、古道、边关、落日、明e68a84e8a2ad62616964757a686964616f31333335316465月、清风、细雨、微草、雪、江河、落叶、天、鸟、鹅、马、菊、雾、霜、冰、战场、草原、烛、桥补充:杨柳: 据《三辅黄图·桥》记载:“霸桥在长安东,跨水作桥。汉人送客到此桥,折柳赠别。”由于“桥”“留”二字谐音,故经常以此暗喻离别,有惜别怀远之意,如 “主父西游困不归,家人折断门前柳”(李贺《致酒行》),“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王昌龄《闺怨》)。又由于“杨柳”多种于檐前屋后,故常作故乡的象征。如“一上高楼万里愁,蒹葭杨柳似汀州”,抒发了诗人对故乡的无限牵挂.从杨柳自身柳絮飘忽不定的特点,又常被诗人当作遣愁的凭借,如“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贺铸《青玉案》)。 燕子: 燕子因结伴而成为爱情的象征,如“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临江仙>),词人以“燕双飞”这一乐景反衬“人独立”这一哀情,孤独相思之苦油然而生。又由于燕子有眷恋旧巢的习性,故又成为古典诗词表现时事变迁,抒发人事代谢的寄托,如“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刘禹锡《乌衣巷》),坦露了诗人面对今昔变化的无限感慨。流水: 因水具有柔和清冷的特点,故常用水比喻月色之类虽具体可感却难以把握的事物,如“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杜牧《秋夕》),诗人借水的清冷,从侧面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惨命运。又因水的剪切不断、永不停歇与愁绪的无始无终无止无休正好吻合,故诗人又常以水喻愁,如“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李白《宣州谢眺楼饯别校书叔云》),“问君能又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花红易衰似侬意,水流无限似侬愁”(刘禹锡《竹枝词》),“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等等,都是以流水喻愁思的典范。月亮:古诗中的月亮往往是思乡的代名词,是相思之情的载体。如“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杜甫《月夜忆舍弟》),“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张九龄《望月怀远》)。明月还常常蕴涵诗人的悲愁,如“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王昌龄《边塞》)的悲壮雄浑。有时明月还蕴涵时空的永恒,如“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李白《把酒问月》),把时间对生命的劫掠和生命在时间面前的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此外,月亮有圆有缺,月圆可喻亲朋相聚,事情结果圆满,月缺可喻亲朋分离,事情不如意,所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宋代吕本中的词《采桑子》即借月亮的这两个特点来喻人事:“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得团圆是几时。”梅花: 迎寒早开,美丽脱俗,诗词中梅花常常是坚忍不拔高风亮节的人格象征,是身陷逆境却勇往直前为理想而拼搏的勇者,是趋绝于世清高隐逸不随波逐流的孤高智者。梅花诗中最著名的莫如林和靖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还有南宋诗人卢梅坡的“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哲理暗蕴,意味深长。它的另一首:“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梅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描绘了诗人踏雪赏梅赋诗的情景,可见诗人的旷远逸致,别有一番高雅情趣。诗人谢枋《武夷山中》诗云:“十年无梦得还家,独立青峰野水涯。天地寂寥山雨歇,几生修得到梅花。”以深山中梅花高洁超尘的形态,象征诗人自己不随俗浮沉的崇高品格。菊花: 菊花清丽淡雅,芳香袭人,而且欺霜傲雪,它艳于百花凋后,不与群芳争列,在诗词中常常是恬然自处,傲然不屈品格的象征。元稹《菊花》:“秋绕舍似陶家,编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后更无花。”则表达了诗人对坚贞,高洁品格的追求。其他如“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郑板桥《寒菊》)。“寂寞东篱湿露华,依前金靥照泥沙“(范成大《重阳后菊花二首》)等诗句,都借菊花寄寓诗人崇高的精神品质,这里的菊花无疑成为诗人一种人格的写照。莲花:又名荷花,芙蓉,芙蕖,菡萏等。由于“莲子”即“怜子”谐音,“怜”意为“爱慕”,“子”,第二人称敬称,“怜子”即爱慕心上人,所以古诗中有不少写莲的诗句,借以表达爱情。如南朝乐府《西洲曲》:“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虚实相生,语意双关,表达另一个女子对所爱的男子的深长思念何爱情的纯洁。又由于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故被视为处于浊世而仍保持气节的高洁之士的象征。青松:它是耐寒树木,经冬不凋,因此常被看作有刚正节操的象征。李白的《赠书侍御黄裳》:“君学长松,慎勿作桃李。”韦黄裳一向谄媚权贵,李白写诗规劝他,希望他做一个正直的人。三国人刘桢《赠从弟》:“岂不罹凝寒,松柏有本性。”诗人以此句勉励堂弟要像松柏那样坚贞,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持高洁的品质。鸿雁:雁是侯鸟,春秋迁徙。秋天,大雁仿佛奋力飞回故巢,这种情景每每牵动游子的思乡之情,因此诗人常常借大雁抒情,寄寓自己浓浓的乡愁。如“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薛道衡《人日思归》),早在花开之前,就起了归家的念头,但等到雁已北归,人还没有归家。诗含蓄而又婉转。以雁写思的还有“乡心正无限,一雁过南楼”(赵遐《寒塘》),“夜闻归雁生乡思,病人新年感物华”(欧阳修《戏答元珍》)。也有以鸿雁代指书信的,如“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杜甫《天末怀李白》)。“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李清照《一剪梅》)等等。竹子:它虚心,有节,根固,潇洒,挺拔,所以,诗词中多为“坚贞”,“高雅”,“气节”的 象征。诗人常借竹言志,托竹寓情。苏轼在《绿竹筠》中咏道:“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使人瘦,无竹使人俗。”表达了文人士大夫清高脱俗的雅趣。“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郑板桥《竹石》),高度赞扬了竹子不畏逆境,蒸蒸日上的秉性。此外表现高风亮节的,如“自是孔子猷偏爱尔,虚心高节雪霜中”(刘兼《新竹》)。表现顽强生命力的,如“千花百草凋零后,留向纷纷雪里年”(白居易《题李次云窗竹》);表现忠诚的,如“始怜幽竹山窗下,不改清荫待我归”(钱起《暮春归故乡草堂》)等等。鹧鸪:它在古诗词里有特定的内蕴。它的叫声北老百姓摹拟为“行不得也哥哥”,极容易勾起旅途艰险的联想和满腔的离愁别绪。如“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等。鹧鸪的叫声还可用来婉转劝人不要远行,以此表达思念知群,如“座中亦有江南客,莫向东风唱鹧鸪”(郑谷《席上贻歌者》),它借所谓“江南客”之不忍唱鹧鸪曲,表达诗人不愿继续游子行的思乡之情。寒蝉:晋人陆云在《寒蝉赋·序》中称赞蝉有五务虚美德:头上有蕤,这是文采;只饮露水,这是清高;不食五谷,这是廉洁;不住窠巢,这是俭朴;应气候守季节,这是信用。蝉常常成为诗人自比清高的载体,而秋蝉命折旦夕,一番秋雨后,蝉儿便剩下几声若断若续的哀鸣了。因此,蝉又成为悲凉的同义词了。柳永的 《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还未直接写别离,“凄凄惨惨戚戚”之感已充塞读者心中,酿造了一种足以触动离愁别绪的气氛。此外,“秋风发微凉,寒蝉鸣我侧”(曹植《赠白马王彪》)表达的也是这样的情思。杜鹃:又名杜宇,子规,蜀鸟。传说蜀王杜宇(即望帝)因水灾被迫让位给他自己的臣子,自己隐居在山林,死后灵魂化为杜鹃。它的叫声被老百姓摹拟为“不如归去”,其声凄惨,因而古诗词中的杜鹃常常凄凉,哀伤的象征。诗人常常用以表达思亲之情,归家之念。如“湘江日暮声凄切,愁杀行人归去船”(吴融《简州归降贺京兆云》),该句意为“傍晚杜鹃的凄切之声,使湘江上尚未归家的游子更加忧愁悲伤,更加归心似箭”。传说杜鹃啼血常用以表现环境之凄凉,如“杜鹃啼血猿哀鸣”(白居易《琵琶行》);也有用其来比喻忠贞的,如“从今别却江南路,化作啼鹃带血归”(文天祥《金陵驿》),诗人以此表达对南宋王朝的赤胆忠心和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梧桐:凄凉悲伤的象征。元人徐再思《双调·水仙子·夜雨》:“一声梧桐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以梧桐夜落和雨打芭蕉写尽愁思。“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白居易《长恨歌》),秋日冷雨打在梧桐叶,凄苦之情可想而知。其他如“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温庭筠《更漏子》),“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李清照《声声慢》)等,大体上也是表达这样的情感。 浮云:比喻在外漂泊的游子,如“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李白《送友人》)。梅子的成熟: 比喻少女的怀春,如“倚门回首,还把青梅嗅”(李清照《点绛唇》)。骏马:比喻志向,如“骁腾有如此,万里可横行”(杜甫《房兵曹胡马诗》)。丁香:指愁思或相思,如“自从南浦别,愁见丁香结”(牛峤《感恩》)。红豆:象征爱情或相思,如“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王维《相思》)。杨花:写离情,如“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苏轼《水龙吟》)。青草:喻离恨,如“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李煜《清平乐》)。雨打芭蕉:写离愁别恨,如“闲愁几许,梦逐芭蕉雨”(葛胜中《点绛唇》)。折梅:写离情,如“折梅逢驿使,寄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陆机《贡范晔》)。春雨:喻愁绪,如“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秦观《浣溪纱》)。长亭、短亭:写离情,如“何处是归程?长亭更短亭”(李白《菩萨蛮》)。丝麻:喻愁绪,如“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李煜《相见欢》)。大海:喻愁绪,如“诗穷莫写愁如海,酒薄难将梦到多”(赵遐)。西风:写愁绪,如“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醉花阴》)。猿啼:写愁绪,如“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杜甫《登高》)。鸳鸯:喻指恩爱的夫妇,如“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人”(卢照邻《长安古意》)。精卫鸟:喻指相爱而不得不分离的男女,如“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白居易《长恨歌》)。乌鸦:描写荒凉的景色,表现凄清的氛围,因此形象不佳,再加上歌喉不爽,故此。如“枯藤老树昏鸭,小桥流水人家”(马致远《天净沙·秋思》),“斜阳外,寒鸦点点,流水绕孤村”(秦观《满庭芳》)*www.shufadashi.com*ɼ*�